EN

明清两朝,蟠龙人文鼎盛,文人活动丰富。在这里,可以找到大书法家赵孟頫,董其昌亲笔题写的匾。著名文学家归有光也常往来蟠龙,与本地诗人冯淮结为好友。世家望族,人才辈出,不断闪耀在蟠龙的历史版图上,彰显着这个江南小镇浓厚的人文气质。

十仕谱

清朝

诸翟一镇,不如蟠龙一程

自清以降,程氏即是蟠龙无法忽略的大族。程氏家道殷实,曾在蟠龙兴建四座家宅,所用建筑材料皆为各地最上乘的。 每座宅子都建有高大的门楼,精美的砖雕刻,雅致的天井,宽敞大气的客厅,以及名贵的红木桌椅和古瓷名画。 而且程氏族人品格端正,内讲孝道,外彰慷慨之美,多有以家族之财力惠及乡邻之举,至今仍能从当地人的传说和记忆中窥见一二。

明末

三忠世家,江南第一等人

蟠龙侯氏的第一位进士、第一位官员、侯尧封生平对儿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不愿汝辈它日为第一等官,但愿为第一人。”生活于明朝末世的侯家子孙,一直用思想、用行动践行这一目标。

侯氏一门三进士,他们既有守城之将的热血,又有为一方乡邻上书实现漕粮折征的义气;他们不愿同流合污于官场,也不避天兴亡的责任,蟠龙侯氏的“第一等人”,不是高官显爵,也不是势通天,而是活成了儒家正统希望读书人活成的样子。

五代十国

货殖漕运,商海沉浮

蟠龙沈氏起家于五代十国时期,盛于元代。据记载,沈氏族人沈俊卿善于商业经营,积累了大量的财富。因漕运所带起的海外贸易,家族势力又得以持续扩大,留有“嘉定州大场沈氏,因下番买卖至巨富”的记载。

至元至正年间,沈氏后人沈辉祖避居到蟠龙附近,开创了蟠龙沈氏一脉,居蟠龙一隅,买房置地,做个地主兼乡镇商人,后又兴办义塾。沈氏后人也一直努力科考,慢慢培养出了一些人才,逐渐入仕,进而有发展。最著名的可以追溯到南宋时期倡导“经世致用”的浙东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沈焕,以及宋代著名的科学家沈括。

晚清

徐光启后裔,开西学之风

1876年,徐光启的曾孙徐以忡避倭乱至蟠龙镇,后聚集族人,定居于此。定居后,他们做的一件事,即建了天主教堂—“圣弥额尔天神堂”,俗称“蟠龙堂”。因奉教的原因,之后的徐氏子孙们大多不重科举,对西方却充满了兴趣,蟠龙这支亦不例外。

蟠龙徐氏后代中,有如徐懋禧留学法国而后成为远征军将领,战争结束后成为神父,专事传教;或如徐宗泽,19岁中秀才,21岁游学欧美,回国成为教会图书馆馆长兼神父,并从事相关学术研究;还有像徐养田这样既办得了现代农场,又热心民族大义、追随孙中山先生的乡绅。他们身上镌刻着鲜明的时代印记,是蟠龙乃至上海逐渐现代化的个人缩影。

晚清

商贾世家,代有贤人

朱家本是书香门第,诗礼传家。祖上祈望子孙科举上进,金榜题名,振兴家业,荣宗耀祖。奈何时运不济,屡试不第,眼看仕途无望,遂转向经商,在蟠龙开设“正昌南货号”。因经营有方,精选南北杂货,价格公道,吸引了四方顾客,生意十分兴隆。清光绪二十一年,长子朱文达、次子朱文华分家,分居蟠龙镇南北。“正昌南货号”也一分为二。次子工商并举,生意红火,也因此称为蟠龙巨贾,长子因经营理念保守,则发展较慢。

解放前夕,朱家后人接受革命思想,纷纷走出蟠龙,去青浦、上海求学,参加了地下党,走上革命道路。解放后“正昌南货号”仍旧在蟠龙镇持续经营。朱氏子孙延续了家族自立自强的门风,多人担任党的干部、科技工作者,在不同的领域努力奋斗,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。

元末

元末混战逞英豪

钱氏家族在《盘龙镇志》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,是吴越王孙后裔,颇有侠义之风,族人里多有保一方平安的侠肝义胆之人,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参与了元末农民战争的钱鹤皋。

钱鹤皋为人豪迈,有侠义之气,恪守礼法,礼遇天下名士,广结海内侠客,故世人称其宅有王者之气。元末时期,天下形势风云突变,钱鹤皋带领家乡子弟投奔了张士诚。一年后被封为浙江行省左丞,成为雄踞一方的封疆大吏。不久,朱元璋令大将荀玉珍代王立中镇守松江府,下令各县勘验民田,并征收城砖九千万块,引起当地百姓的不满。钱鹤皋见民心思变,于是举起义旗,收张士诚败兵三万余人,先占领了上海县城,随后占领松江府城。却不巧在连湖遭遇徐达的骁骑指挥使葛俊,遭全军覆没,钱鹤皋俘虏,押往南京斩首。此后家族遭籍没,举族改姓迁居。

明朝

君子之交,震川一纸情

冯淮是一位隐逸在蟠龙的诗人,酷爱雪竹,便将自己的居所命名为雪竹轩。并以每月一催的频率,孜孜不倦的向一位文人雅士为自己的居所求一篇“记”,这位文人便是归有光,别号震川,被李敖称作“明朝最会做文章的人”,被国学大师陈寅恪看作是继欧阳修、韩愈、王安石之后,历史上“散文第四”的大家。

起初归有光认为对雪竹轩的理解不如它的主人那么贴切,一直没有答应这个请求。直到有一年,冯淮的儿子拜谒归有光,并告诉他,自己的父亲年老体弱,恐不久于人世,如果说还有未了的心愿的话,那就是能得到一篇归有光为雪竹轩所做的文章。这才有了收藏在《震川先生集》卷十五中的《雪竹轩记》。

清朝

诗书专家,两修镇志

金氏家族人口众多,先祖金御卿于康熙初客居蟠龙。其父君祥,明亡后学禅,不谈世事,被时人称为“独行士”。金御卿孝敬父母,对人宽厚,经常帮助乡邻,因此受当地人推崇。他曾在家宅前种下两棵榆树,乡邻便称他们为双榆金氏。金氏子孙中出来很多读书人,《盘龙镇志》的作者就是金氏后人金惟鳌,且志中收录的不少诗文,也是金氏族人所做。

不仅如此,后来续写镇志的也是金家后人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金心明从族人手中得到《盘龙镇志》,便萌生了撰写续编的念头,随后,经过大量走访、考察查证和反复斟酌修订,以一人之力编撰了《盘龙镇志续》,增加了大量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史实。又有后人金选青,一生作为民族工程师先驱,为我国不少重要城市的建设贡献了一己之力。

抗日战争

倾尽一生振兴佛寺

1937年,22岁的友吉师太从上海莘庄春申庵来到蟠龙镇上的普门教寺修行。不远处是清乾隆年间建成的圣堂,因屡经战火,此时只剩下两间半茅草屋。友吉师太当即立下志愿,要在此弘扬佛法。从此,她便搬进了早已无人看管的圣堂。

在战火纷飞的抗日战争期间,她带着徒弟节衣缩食;在50年代的整风反右运动中,她还俗成为农民,下地干活挣工分;独自一人坚守信仰的岁月里,她每天4点多起床打坐念经;出工之外还挤出时间在圣堂前的庙基上开荒种菜并到其它镇上出售,一分一厘攒下钱来。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佛教开始复苏。直到1992年春天,在宗教局、佛教协会的协助下,寺庙的兴建获批。5年后,一座形制完备的庙宇终于落成,命名为“蟠龙庵”。82岁的友吉师太如释重负。

中华民国

妙手仁心,蟠龙名医

1914年高仰峰出生于蟠龙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小学毕业后,在亲朋好友资助下,便到上海县诸翟乡学习中医,他十分勤勉刻苦,受到业师器重,三年期满出师,他回到蟠龙,与堂兄弟一起开了“葆和堂”药店,并开了门诊行医。

贫寒的出身,让他对农民患病后无处求医、无钱医治,终日卧床呻吟的状况感同身受。因此立志要为蟠龙镇贫穷的农民解除病痛。他日夜出诊、风雨无阻,不计报酬,他的妙手仁心在患者和广大贫苦农民中口口相传,青东各乡的患者都慕名前来,经他医治康复的病人数以万计。高仰峰已然是一方名医,仍坚持治病救人,矢志不渝。同时,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医术,他又开始认真的学习西医知识,力求更好的为患者服务。

清朝

诸翟一镇,不如蟠龙一程

自清以降,程氏即是蟠龙无法忽略的大族。程氏家道殷实,曾在蟠龙兴建四座家宅,所用建筑材料皆为各地最上乘的。 每座宅子都建有高大的门楼,精美的砖雕刻,雅致的天井,宽敞大气的客厅,以及名贵的红木桌椅和古瓷名画。 而且程氏族人品格端正,内讲孝道,外彰慷慨之美,多有以家族之财力惠及乡邻之举,至今仍能从当地人的传说和记忆中窥见一二。

明末

三忠世家,江南第一等人

蟠龙侯氏的第一位进士、第一位官员、侯尧封生平对儿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不愿汝辈它日为第一等官,但愿为第一人。 ”生活于明朝末世的侯家子孙,一直用思想、用行动践行这一目标。

侯氏一门三进士,他们既有守城之将的热血,又有为一 方乡邻上书实现漕粮折征的义气;他们不愿同流合污于官场,也不避天兴亡的责任,蟠龙侯氏的“第一等人”,不是高官显爵, 也不是势通天,而是活成了儒家正统希望读书人活成的样子。

五代十国

货殖漕运,商海沉浮

蟠龙沈氏起家于五代十国时期,盛于元代。据记载,沈氏族人沈俊卿善于商业经营,积累了大量的财富。因漕运所带起的海外贸易,家族势力又得以持续扩大,留有“嘉定州大场沈氏,因下番买卖至巨富”的记载。

至元至正年间,沈氏后人沈辉祖避居到蟠龙附近,开创了蟠龙沈氏一脉,居蟠龙一隅,买房置地,做个地主兼乡镇商人,后又兴办义塾。沈氏后人也一直努力科考,慢慢培养出了一些人才,逐渐入仕,进而有发展。最著名的可以追溯到南宋时期倡导“经世致用”的浙东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沈焕,以及宋代著名的科学家沈括。

晚清

徐光启后裔,开西学之风

1876年,徐光启的曾孙徐以忡避倭乱至蟠龙镇,后聚集族人,定居于此。定居后,他们做的一件事,即建了天主教堂—“圣弥额尔天神堂”,俗称“蟠龙堂”。因奉教的原因,之后的徐氏子孙们大多不重科举,对西方却充满了兴趣,蟠龙这支亦不例外。

蟠龙徐氏后代中,有如徐懋禧留学法国而后成为远征军将领,战争结束后成为神父,专事传教;或如徐宗泽,19岁中秀才,21岁游学欧美,回国成为教会图书馆馆长兼神父,并从事相关学术研究;还有像徐养田这样既办得了现代农场,又热心民族大义、追随孙中山先生的乡绅。他们身上镌刻着鲜明的时代印记,是蟠龙乃至上海逐渐现代化的个人缩影。

晚清

商贾世家,代有贤人

朱家本是书香门第,诗礼传家。祖上祈望子孙科举上进,金榜题名,振兴家业,荣宗耀祖。奈何时运不济,屡试不第,眼看仕途无望,遂转向经商,在蟠龙开设“正昌南货号”。因经营有方,精选南北杂货,价格公道,吸引力四方顾客,生意十分兴隆。清光绪二十一年,长子朱文达、次子朱文华分家,分居蟠龙镇南北。“正昌南货号”也一分为二。次子工商并举,生意红火,也因此称为蟠龙巨贾,长子因经营理念保守,则发展较慢。

解放前夕,朱家后人接受革命思想,纷纷走出蟠龙,去青浦、上海求学,参加了地下党,走上革命道路。解放后“正昌南货号”仍旧在蟠龙镇持续经营。朱氏子孙延续了家族自立自强的门风,多人担任党的干部、科技工作者,在不同的领域努力奋斗,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。

元末

元末混战逞英豪

钱氏家族在《盘龙镇志》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,是吴越王孙后裔,颇有侠义之风,族人里多有保一方平安的侠肝义胆之人,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参与了元末农民战争的钱鹤皋。

钱鹤皋为人豪迈,有侠义之气,恪守礼法,礼遇天下名士,广结海内侠客,故世人称其宅有王者之气。元末时期,天下形势风云突变,钱鹤皋带领家乡子弟投奔了张士诚。一年后被封为浙江行省左丞,成为雄踞一方的封疆大吏。不久,朱元璋令大将荀玉珍代王立中镇守松江府,下令各县勘验民田,并征收城砖九千万块,引起当地百姓的不满。钱鹤皋见民心思变,于是举起义旗,收张士诚败兵三万余人,先占领了上海县城,随后占领松江府城。却不巧在连湖遭遇徐达的骁骑指挥使葛俊,遭全军覆没,钱鹤皋俘虏,押往南京斩首。此后家族遭籍没,举族改姓迁居。

明朝

君子之交,震川一纸情

冯淮是一位隐逸在蟠龙的诗人,酷爱雪竹,便将自己的居所命名为雪竹轩。并以每月一催的频率,孜孜不倦的向一位文人雅士为自己的居所求一篇“记”,这位文人便是归有光,别号震川,被李敖称作“明朝最会做文章的人”,被国学大师陈寅恪看作是继欧阳修、韩愈、王安石之后,历史上“散文第四”的大家。

起初归有光认为对雪竹轩的理解不如它的主人那么贴切,一直没有答应这个请求。直到有一年,冯淮的儿子拜谒归有光,并告诉他,自己的父亲年老体弱,恐不久于人世,如果说还有未了的心愿的话,那就是能得到一篇归有光为雪竹轩所做的文章。这才有了收藏在《震川先生集》卷十五中的《雪竹轩记》。

清朝

诗书专家,两修镇志

金氏家族人口众多,先祖金御卿于康熙初客居蟠龙。其父君祥,明亡后学禅,不谈世事,被时人称为“独行士”。金御卿孝敬父母,对人宽厚,经常帮助乡邻,因此受当地人推崇。他曾在家宅前种下两棵榆树,乡邻便称他们为双榆金氏。金氏子孙中出来很多读书人,《盘龙镇志》的作者就是金氏后人金惟鳌,且志中收录的不少诗文,也是金氏族人所做。

不仅如此,后来续写镇志的也是金家后人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金心明从族人手中得到《盘龙镇志》,便萌生了撰写续编的念头,随后,经过大量走访、考察查证和反复斟酌修订,以一人之力编撰了《盘龙镇志续》,增加了大量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史实。又有后人金选青,一生作为民族工程师先驱,为我国不少重要城市的建设贡献了一己之力。

抗日战争

倾尽一生振兴佛寺

1937年,22岁的友吉师太从上海莘庄春申庵来到蟠龙镇上的普门教寺修行。不远处是清乾隆年间建成的圣堂,因屡经战火,此时只剩下两间半茅草屋。友吉师太当即立下志愿,要在此弘扬佛法。从此,她便搬进了早已无人看管的圣堂。

在战火纷飞的抗日战争期间,她带着徒弟节衣缩食;在50年代的整风反右运动中,她还俗成为农民,下地干活挣工分;独自一人坚守信仰的岁月里,她每天4点多起床打坐念经;出工之外还挤出时间在圣堂前的庙基上开荒种菜并到其它镇上出售,一分一厘攒下钱来。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佛教开始复苏。直到1992年春天,在宗教局、佛教协会的协助下,寺庙的兴建获批。5年后,一座形制完备的庙宇终于落成,命名为“蟠龙庵”。82岁的友吉师太如释重负。

中华民国

妙手仁心,蟠龙名医

1914年高仰峰出生于蟠龙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小学毕业后,在亲朋好友资助下,便到上海县诸翟乡学习中医,他十分勤勉刻苦,受到业师器重,三年期满出师,他回到蟠龙,与堂兄弟一起开了“葆和堂”药店,并开了门诊行医。

贫寒的出身,让他对农民患病后无处求医、无钱医治,终日卧床呻吟的状况感同身受。因此立志要为蟠龙镇贫穷的农民解除病痛。他日夜出诊、风雨无阻,不计报酬,他的妙手仁心在患者和广大贫苦农民中口口相传,青东各乡的患者都慕名前来,经他医治康复的病人数以万计。高仰峰已然是一方名医,仍坚持治病救人,矢志不渝。同时,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医术,他又开始认真的学习西医知识,力求更好的为患者服务。

wechat
phone
close close

走进蟠龙,寻找久违的江南

预约品鉴
上海青浦区双联路161号(天山西路延伸段)